百蕊集团

麦家作品亮相24个西语国家 被27家西班牙媒体追访

2014-6-30

       《解密》放上马德里畅销书架

​  “Quién es Mai Jia?”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的街头,这句话,就像伊比利亚半岛上夏季吹过的风,四处弥漫。

​  “谁是麦家?”——这是中文意思——这句话,连同《解密》西班牙文版的封面,被印在了海报上,挂在马德里各大书店里,也印在了18条线路的公交车车身上,满街流转。

​  中国作家麦家的作品《解密》近日在24个西班牙语国家上市。6月23日,麦家带着他的《解密》来到了西班牙。他还将前往拉美,访问马尔克斯的“第二故乡”墨西哥和博尔赫斯的故乡阿根廷。

​  麦家说:“三万册的首印量确实很诱人,但如果销不好它又是个苦果,会留下后患。所以,这次我很想借势做好宣传,把销量做上去,让他们尝到甜头,这对我个人和中国作家深入走进西语世界是一件有意义的事。”

​  “《解密》是麦家的第一部谍战小说,它将带领全世界4亿多西班牙语读者进入中国的谍战世界。”《解密》西班牙文版出版方、普拉内塔出版集团外国文学部媒体总监玛尔塔说。

​  普拉内塔出版集团,是全球第六大出版集团,也是西班牙语第一大出版集团。玛尔塔说,之前,普拉内塔集团旗下的出版社,出版过莫言的自传体中篇小说《变》,余华的长篇小说《兄弟》。“但印量基本都在几千册,说实话,西班牙语读者对中国作家和文学,了解得很少。”玛尔塔自己,在麦家的《解密》前,也没有看过一本中国作家的作品。

​  他们了解中国,更多地通过张艺谋的电影。

​  《红高粱》《菊豆》《一个都不能少》《我的父亲母亲》……在采访麦家的近20位马德里记者中,无一例外,都表示从这些电影中,对中国有了一些或模糊或固定的印象。

​  《解密》西班牙文版的首印数达到了3万册,“看了《解密》后,我们觉得你是中国的丹·布朗。”科普杂志的记者佩雷斯问麦家,“你在中国开启了一种全新的间谍悬疑的小说?”

​  “我在中国文学扮演的角色,就是把国际上通俗小说的元素,比如悬疑、间谍,放到了中国传统文学的深刻沉重中。”麦家认为他做了这种探索,并且得到了读者的认可。

​  看到书店里《解密》被放在畅销书架上,麦家也惊诧于这样的做法。“不过,现在仍然只是处于被热捧的阶段,如果最后把3万册都卖掉,让海外对中国文学另眼相看,那么,对中国文学,尤其是对浙江文学走出去一定是有意义的。”作为省作协主席,麦家希望能有更多的资源给浙江作家共享。

​  事实上,《解密》在西班牙已经先声夺人,此行的翻译李程透露,他的西班牙之旅差不多被专访时间占据了一大半,在马德里就有27场。

​  在拉美两国,媒体对于麦家的热情仍然不减。在墨西哥,墨西哥新闻社、墨西哥最重要的国家文化电视频道22频道、墨西哥最大的报纸《改革报》等都已经提出了专访麦家的计划。而阿根廷最大的报纸《号角报》也向这位中国作家伸来了橄榄枝,为了帮助他尽快获得阿根廷签证,阿根廷拉普拉塔市市长巴勃罗·布鲁艾拉还专程向阿根廷驻沪总领馆发函,表达对作家的邀请之意。

     ​接受西班牙媒体采访,麦家说

​  文化的中国

​  更值得西方关注

​  6月23日到24日,麦家在马德里,一共接受了27家媒体的采访。在西班牙媒体的关注点中,可以看出,他们对中国文学、中国作家,以及西方文学在中国的现状,有很多好奇的地方。在此遴选部分西班牙媒体的提问,以及麦家的回答。

​  问:这本书宣传的第一站,为什么选择了西班牙?

​  麦家:马尔克斯就是用西班牙语写作,并且他曾经在马德里居住。他是每个中国作家心中的英雄,他是我的奢侈品。另一位用西班牙语写作的博尔赫斯,是我的日用品。我曾经用整整一年的时间,来读他的《博尔赫斯短篇小说集》。

​  问:小说中,跨越了很多时代,你怎么看这些时代?

​  麦家:《解密》前后跨越100年,我自己经历的是后面这30年。不过,小说里深度的内容,都不是我经历的,只是我想象的。我想通过“解密”这种工作,来解开中国人内心的秘密。

​  而好的小说是打通梦和现实的桥梁。

​  问:你怎么看中国文学在西方的影响?

​  麦家:对西方来说,他们对中国这些年的概念,只有一个,就是经济的中国。经济迅猛发展的中国,对于西方来说,一方面是共通共融,但另一方面也刺激了一些人。文化的中国,几乎是被西方忘掉的。但实际上,文化更需要被关注。

​  问:中国现在接触的外国文学多吗?

​  麦家:太多了。世界上每一部文学名著,都已被翻译到中国,比如《百年孤独》,你们这边一热,我们就会出版,没有时差。

      ​西班牙的堂吉诃德,就跟中国的林黛玉、孔乙己一样深入人心,甚至被列入中学教材。​

来源:光明网​​